预订热线:156-7515-8825
红酒香气
高贵紫菱
王者享受
首页 > 新闻列表 > 新闻详情

张爱玲:没有一个女子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

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
  近日,亦舒的经典作之一《我的前半生》被搬上了屏幕,戏骨云集,故事饱满,但改编之后的女性们,还是独立稍欠,狗血满溢。随便点开一集,都仿佛在看《老娘舅》。相比之下,张爱玲的小说的改编作品,同样在世俗里穿梭,却很少狗血的如此崩盘。而且不同于师太,张爱玲这个人在很多方面都是稍显世俗的,可能是领略了太多的虚无人生,只能寄托于感官,这其实解救了她。
但她最关注的,就是口红与妆容,张爱玲在散文《童言无忌》中写道:“生平第一次赚钱,是在中学时代,画了一张漫画投到英文《大美晚报》上。报馆里给了我五块钱,我立刻去买了一支小号的丹祺唇膏。”
她甚至会在战火连天下,跟着闺蜜去兰蔻专柜扫货。她笔下的王佳芝,更是如此,即使是落魄的穷学生,也是对妆容丝毫不马虎,粉白的鹅蛋脸,心型的大红唇,艳丽的脂粉味却不俗气。

不过与易先生在浅水湾进餐时,杯子口上留下的口红印,还是暴露了她不是富商妻子的身份,因为“高价的口红是保证不落色的”。

妆容是女人最好的盔甲,尤其当你是个内心柔软的可怜人。

没有一个女子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

张爱玲的漫长人生路上,也就爱过几个人,却全都是扎心的痛,笔下的人物除了《倾城之恋》,也都没有好下场。正如自传《小团圆》里终于袒露内心,原来她和所有恋爱中的女人都一个模样,患得患失,却又百分百投入,全世界没有人比她们更真心。

《倾城之恋》电视剧版

胡兰成就不说了,与桑弧那一段,也是苦不堪言,她说桑弧很帅,自己都会坦诚“我不过是爱你的脸”。

两人见面前,她会用冷水敷脸,使毛孔收缩,看电影结束,桑弧看到她脸上出油,她也会措手不及,两人分手了,也是因为桑弧爱上了姿色更加的女演员。三十岁的这一天,张爱玲写到“雨声潺潺,如住在溪边,宁愿天天下雨,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”。这话,是对桑弧说的,多么骄傲的张爱玲,就算心里知道自己不够美,也是不愿意承认的。

桑弧与张爱玲

于是她也终于说出“没有一个女子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”这句话。世俗的外壳,总是最先被看到,柔软的内心,总是很难被发现。尤其当张爱玲童年也是挫折不断,被最亲的人伤害之后,自己更像刺猬一样,冷漠与妆容是她最好的保护色。

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,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

生母住在半岛酒店里享乐人生,把自己丢在住宿学校里忍受寒冷。

衣服拣继母穿剩的衣服穿,永远不能忘记一件黯红的薄棉袍,碎牛肉的颜色,穿不完地穿着,就像浑身都生了冻疮;冬天已经过去了,还留着冻疮的疤——是那样的憎恶与羞耻。

张爱玲

18岁,终于以门门第一的成绩,考上了大学,后转入香港大学,以为就此可以为自己而活,一位名叫佛朗士的英国教授私人奖励了张爱玲800港币的奖学金,可母亲黄素琼竟拿着这笔钱打麻将还全部输掉了,直到她离开,也没问过张爱玲,这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该怎么办。

张爱玲母亲——黄素琼

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,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。

既然看到的总是外壳,那我就要最完美无暇的外壳,不是墙上的蚊子血,不是嘴边的白米粒,而是心中的白月光,心头的朱砂痣。所以,张爱玲用精致的妆容当做自己的盔甲。

不过这件盔甲,现在很多女性都做不到无坚不摧了。

既然看到的总是外壳,那我就要最完美无暇的外壳

烈日骄阳下,两个小时打造的精心妆容,刚出门,五分钟就花的面目全非。也不是没有找那些抗汗防油的化妆品,什么妆前控油隔离,控油散粉,全套武装起来,在这炎炎烈日里,还是化的比冰淇淋还快。

在张爱玲的世界里,乌发雪肤,大红唇,才是最完美的妆容,更不要说花妆了。可是现在口红好找,找一款自然服帖的粉底简直是难于上青天,就算买到了贵妇牌,也舍不得擦脖子抹手臂,肤色不均,发反而成了笑话。